首页 资讯 国内 财经 科技 双创 生活 图片 视频 西部 本网专题
健康 健康 旅游 时尚 安全 娱乐

抑郁症需“治疗”更需“关爱”

来源:人民网  作者:  发布时间:2016-09-21

 

 

  世界银行的一项报告显示,抑郁症不仅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,也是一个经济问题,因为抑郁症而失去的生产力,会令全球经济无法承受。在近日举行的全国心理卫生学术大会上,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、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副院长、抑郁症治疗中心主任王刚教授强调,抑郁症损害患者职业功能,造成职业人群工作效率低下、缺勤甚至失业。他说,认知功能受损是抑郁症造成经济负担的主要原因,认知功能得不到恢复,将严重影响职业人群的工作和生活,也给社会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。

  认知功能受损是抑郁并发症

  抑郁症又称抑郁障碍,是常见的精神性疾病,其表现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临床特征。抑郁症发作时的表现有:与处境不相符的情绪低落、思维迟缓、意志活动减退以及某种程度上的认知功能损害和一些躯体症状。在中国,精神障碍是导致YLD(疾病伤残损失健康生命年)的最重要来源之一。抑郁症不仅给患者带来痛苦,如果是职业人群罹患抑郁症,还会造成职业功能受损以及社会经济负担加重。

 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(WHO)的数据统计,目前全球有3.5亿抑郁症患者;在中国,以抑郁症为主的情感障碍患者人数已接近9000万,且还在持续增长。预计到2030年,抑郁症将成为全球最严重的健康问题之一,到2020年,其疾病负担将仅次于冠心病,位居全球疾病总负担的第二位。

  王刚说,抑郁症患者中,认知功能受损是常见的并发症状,而且在整个病程中都长期存在。对于职业人群来说,认知功能受损已经成为职业人群抑郁症的主要特征。2014年发布的《中国工作场所中的抑郁症》数据调查报告指出,工作场所中的抑郁症是造成工作效率低下的第一诱因。在抑郁症获得诊断之前,患者的认知能力就可能受到损害,无法正常完成工作和社会功能,即使进行抗抑郁治疗之后,其认知功能的恢复也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。

  抑郁症男女患病比例为1∶2

  王刚表示,抑郁症男女患病比例约为1∶2,这可能与女性生理特点有关。例如女性经期时情绪的波动和变化,女性在怀孕前后体内激素的变化,使之更容易出现忧郁状况。另外,冬春交替时,人的情绪容易波动,也增加了抑郁症发病的风险。

  抑郁症损害职业功能,有几个比较简单的指标,如缺勤时间,就是说休病假或以各种理由不上班,还有无效率工作时间等。一项在中国5个城市采样的调查显示,抑郁症的直接经济损失为80亿元左右,间接经济损失则高达400亿元左右。王刚强调:“很多轻中度的抑郁症患者或是经过急性期治疗的患者,往往都处在无法工作的状态,这部分导致的间接经济损失非常大。”

  世卫组织发表在《柳叶刀》上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,在抑郁症和焦虑治疗上,每投入1美元就会在增进健康和工作能力方面获得4美元的回报。该研究显示,以心理咨询和抗抑郁药物为主的治疗费用估计会达到1470亿美元。然而,所获得的回报会远远超出成本。在劳动力和生产力方面改善所带来的价值接近4000亿美元,健康改善会额外增加3100亿美元的回报。

  治疗不当抑郁症容易复发

  针对抑郁症容易复发的现象,王刚说,目前,国际提出的抑郁症治疗方案强调“足量、足疗程”治疗理念。全病程治疗包括急性期治疗、巩固期治疗和维持期治疗3个阶段。在中国,2015年第二版《中国抑郁障碍防治指南》也特别强调,需要对抑郁症早期治疗、足量治疗和全程治疗。因为一旦没有按照疗程治疗,患者很容易出现复发,每次复发更容易使患者陷入病程慢性化,并带来更多的功能受损。

  王刚说,临床发现,处于抑郁发作期的患者,不同程度存在执行功能、记忆力以及注意力方面的功能损害。急性期发作的患者,94%都伴有认知缺陷,这种损害在抑郁缓解期患者中仍然存在,并且有随着发作次数增多而加重的趋势。

  功能康复应为最终治疗目标

  2011年,一项对度洛西汀治疗抑郁和广泛性焦虑患者的研究分析结果显示,随着抑郁症状的减少或消失,患者的功能也会得到一定程度改善;但两者的改善比例和幅度并不一致,仅仅只有不到1/4的抑郁症患者达到症状和功能的双重改善。这也提示医生,除了关注临床症状,重视患者的功能恢复,临床还有大量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。

  王刚强调,症状完全消除并不意味着抑郁症就好了。精神科医生谈患者的疾病好没好,不是指简单的生理功能,而是指其工作、生活、学习、人际关系是否都回到了正常状态。所以,在症状消失的基础上,患者要保持这种状态足够长的时间,才叫痊愈。

  与医生不同,患者不看重症状的概念,他们更看重疾病对生活质量和功能的影响。所谓功能,即患者从事工作、学习、社会交往、生活等各项活动的能力,而生活质量则包括患者的幸福感和生活满意度等,涉及生活中的方方面面。

  “精神科医生追求的最终标准,一定是症状消失加功能恢复。”王刚说,回归工作岗位是患者康复后面临的主要挑战,当治愈后的患者回到原工作环境,只有减少抑郁情绪的来源,才能避免抑郁症的复发。这不仅需要医护人员的治疗,还需要家属、雇主和社会组成的“治疗联盟”给于患者更多的理解和关爱。唯有“治疗+关爱”,才能化解抑郁症。

      

  链接???

  媒体人渐成抑郁症高发人群

  近年来,媒体人患上抑郁症的新闻频见报。2005年3月,主持人崔永元在节目中公开承认自己患有抑郁症;2014年,有4位身患抑郁症的媒体人相继选择自杀;2015年8月,记者朝格图因饱受抑郁症折磨自楼顶一跃而下。抑郁症,严重时会随时化身夺人性命的“恶魔”,而且似乎格外喜欢站在媒体人的背后。

  专家表示,新闻媒体是个快节奏高压力的行业,从业人员工作紧张,熬夜加班是家常便饭。尤其近几年,在新媒体的不断冲击下,传统媒体人身负转型重担,压力巨大,大部分编采人员长期熬夜、睡眠不好,生物节律紊乱,再加上工作上的压力没有得到及时释放,更容易形成慢性失眠。专家指出,睡眠不好也是一种压力过大的信号,压力引起失眠持续一段时间,就会造成情绪问题,如焦虑、抑郁等。

责任编辑:gzccn02
首页 | 资讯 | 国内 | 财经 | 科技 | 双创 | 生活 | 图片 | 视频 | 西部 | 研究 | 本网

西部发展观察网 by www.fznn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国智智库文化研究院旗下传媒 联系热线: 400-188-3005

 邮 箱:zbs@fznnn.cn 蜀ICP备14028503号-1 

  腾讯云安全认证 国智智库文化研究院